班良民

班良民总工程师

高分子材料专家
近100项专利技术持有者
中国环保行业领军人物
中国利废节能环保先驱者

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朝阳人生-班良民半生起落记

算上今年,班良民在一个固态废品回收这个特殊行业里摸爬滚打了22年,说起“固废技术”,班良民如数家珍,他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它,为了将固态垃圾回收进行资源化利用,班良民耗费了全部的青春。

班良民出生于1962年,80年代,他依靠做生化产品,成为了安徽省第二个万元户,第一个万元户是傻子瓜子。90年代到深圳扩展事业,199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班良民在深圳遇见了南京大学教授王禹阶,在导师的建议和帮助下,班良民一头扎入了“固废”的技术研究领域。

90年代的中国,除了回收废金属,还没有固态垃圾回收的概念,特别是那些建筑垃圾,基本都是进行简单废弃处理,在深圳,这些建筑垃圾要么被用于填海,要么找空地堆放,现在的大沙河公园,就是建筑垃圾的上面改建而成的。深圳光明新区严重的泥石流事故,也是建筑垃圾堆放过高的结果。

班良民住在罗湖,每天就往深圳市图书馆和罗湖书城跑,在书海中查找资料,去各高校寻找名师,这其中的难处,只有班良民自己知道。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固废处理技术,是来自德国。当时德国在伊拉克援建了一个固废处理厂,并允许参观,班良民买了机票,转了多趟飞机到了伊拉克,终于参观了德国人的最新工厂。然而伊拉克的局势并不稳定,当天晚上,忽然一声巨响把班良民从梦中惊醒,他的酒店旁边的3层小楼,被炸弹夷为平地。班良民说,为了做固废技术的研究,他把命都豁出去了。

经过艰苦漫长的努力,班良民逐渐掌握并消化了知识,研发出可靠的技术,可以把固体废料,再次加工成为建材。他的第一款产品,就是用在房顶上的瓦。

技术在班良民的手中诞生,并日益成熟,但这只是第一步,实现规模化量产才是关键。班良民看上了2006年的高交会。在那一年的高交会上,班良民争取到一个展位,他请几个人同时站上他的瓦上,秀了一把“泰山压顶”,产品丝毫不受损。

那天下午,几个穿公安制服的人来到展位,“谁是老板?”展位上的人都蒙圈了,班良民犹豫了一下,说:“我是。”公安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公安民警把班良民带到了高交会组委会的贵宾厅,在这里,班良民第一次见到一位“大人物”,时任中铝董事长的肖亚庆。原来,肖亚庆在展位上看到了班良民用固体废料做出的瓦竟然有那么好的力学性能,非常感兴趣。要知道,中国铝业每年产生的固体废料的数量是惊人的,如果能重复进行利用,那无论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保效益都将是巨大的。

在肖亚庆的邀请下,班良民来到了山西,在中铝山西分公司的支持下,班良民有了将技术转换为量产产品的实践机会,在班良民的推动下,技术得到持续改进,实现了规模化生产。班良民说,当时在一个饭局上,某省政府领导刚带队去韩国考察,并取回了两块韩国生产的瓦。样品极其精美,领导当场送给班良民,让他参考和学习。班良民告诉领导,这两块瓦,是他生产的基体,出口到韩国,韩国人用自己的上色技术进行了表面处理。韩国只做了表面功夫,而所有的力学性能,是班良民来实现的。

把事业做大做强是每个创业者的梦想,经过在山西的几年工作,班良民翅膀硬了,他既拥有技术,又有了规模化生产的经验,万事俱备,他带着他的技术核心团队,在东莞松山湖建立起新的工厂和研发中心,拓展产品线,更多建材种类被研发出来。然而就在班良民踌躇满志打算大干一番的时候,诱惑也同时找了上门。

“你的产品那么好,技术那么强,市场那么大,你需要琢磨的是上市融资,而不是小打小闹的接订单生产。”有人这么忽悠班良民,他被打动了。为了尽快让公司上市,他接受了某咨询公司的服务,让公司在经营上向上市条件靠拢,一心追求“高大上”,放弃了脚踏实地的经营策略,终于有一天,融资工作马上可以到位了。咨询公司这时向班良民张口了。“你知道,融资是有成本的。”对方说。正在开车的班良民点头回答,“我知道。”他停了一下,问道:“要多少成本?”

对方开出的条件,让班良民连忙把车停在路边,他必须专心思考一下。咨询公司的咨询费,要40%,投资方每年的收益,要30%,这样一来,班良民所获得的资金,只有约30%真正用于公司运营,他如果不实现200%的利润,都无法活下去,这相当于借了一个高利贷啊。班良民在电话中愤怒地说:“只有毒品才有这个利润!”

事已到此,班良民走投无路,他把深圳的7套房产卖掉还债,妻子跟他离婚,他落入了人生的谷底。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班良民重新开始了创业历程,他坦言道,有很多人劝他放弃,也有不少机会让他转行,但他始终不愿意放弃“固废行业”,他对妻子说,为什么我要放弃这个朝阳行业,去做其他夕阳行业呢?

班良民到底看中了什么呢?

首先,我们国家环境容量越来越小,全国各地都对固态垃圾非常头疼。传统上,固态垃圾的处理,不外乎三种:一是焚烧,污染空气,二是堆填和掩埋,占用宝贵的土地资源,污染地下水,三是填海,污染海洋环境。因此这三个选项都不是理想的处理方式,最理想的,是把固态废料进行无害化处理,并转化为可以重新利用的商业产品。

实现无害化和资源化,谈何容易,偏偏班良民拥有这方面的成熟技术,随着国家对环保的不断重视,对他的技术的需求也不断增加,这些都是市场。可是在市场上,班良民的新建材拼得过传统建材吗?班良民说,没问题,因为我们的原材料成本低。传统建材的原材料,比如石头、沙子、水泥等等,成本越来越高,因为越来越多山不让挖了。而班良民的原材料都是废料和固体垃圾,不仅成本为0,政府还要补贴,因此综合成本仅仅是传统建材的1/3。

拥有核心技术,这是他不愿意放弃的主要原因。班良民说,首先找上门的,竟然是一家著名的房地产企业:天健地产。天健地产承接了清水河片区二线插花地的城市更新项目,然而旧改面积太大,按照深圳市的规定,拆除的建筑垃圾不能随意倾倒和堆填,必须就地消化。这回连天健这样的大地产商都为难了。他们找了8家做固废的厂家进行对比试验,只有班良民做出的建材产品,力学性能超过了国家标准,并且使用废料的比例高达80%。

既然技术经受了考验,可是重新创业,班良民也对这个行业进行反思,是否要重新走一遍走过的路?一个小事启发了班良民。

曾经有个新疆小伙子购买了班良民的人造石生产设备,创业做了一个人造石厂,但产品销路却不好,亏了钱,欠了债,走投无路,他跑来找班良民,班良民说:“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这样吧,你到我的工厂来实习,一边工作,一边观察和思考,也许能找到解决办法。”小伙子通过实习,对行业产生了更深的理解,找到了自己原来的问题,他借了钱,重新创业,调整了产品种类,果然获得了成功。为了感谢班良民,小伙子的母亲从新疆寄来了很多新疆特产,班良民把特产分给员工吃,大家都觉得高兴。

为什么不帮助更多的人创业呢?

班良民从他的人生经验中,寻找到了公司新的发展方向。固体垃圾不能远距离运输,建材很重,也不适合长距离运输,因此废料的处理和建材的生产,最好都在当地进行。因此,完全可以由当地投资,并做市场。班良民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这就可以让班良民的项目在全国各地纷纷落地。

班良民研发的生产线,可以实现将固体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处理,整个生产过程实现智能化、规模化和零排放,不产生二次污染,并最终实现效益化。目前在浙江、湖北,都有应用了他的技术的项目成功落地,甚至连当地的招商局,国土的官员,都放弃公职投入到这项事业中。

继往开来,如今的班良民依然意气风发,但多了一份沉稳和老练。说起今后的目标,他说,未来的中国需要更多蓝天,更好的水和海洋,为了更美好的中国,必须要把这项事业做到底,再苦再累也值得。经历了这个行业的风风雨雨20多年,也经历了自己人生的起起落落,让人生目标更加明确。为了蓝天,加油!

核心团队

专注20年环保产业的开拓、研究与发展,已拥有与合作的独立技术资深团队

  • 宋少民

    宋少民

    北京建筑大学教授

  • 张云升

    张云升

    东南大学教授

  • 班良民

    班良民

    深鹏环保固废专家

组织架构